劉永好:復雜國際環境下 怎么保證中國超全球50%的豬肉消費量?

來源:觀察者網

點擊:

A+A-

相關行業: 生豬

關鍵詞:

    我要投稿

      受非洲豬瘟和新冠疫情雙重影響,中國豬肉價格始終維持高位運行,實現“豬自由”成為一件不容易的事。

      同時,中國豬肉產量和消費量均超過全球50%,但種豬卻在很大程度上需要國外進口。

      9月29日,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在接受媒體聯合采訪時,再次談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,同時也分享新希望集團對科技和金融賦能農民的一些看法和做法。

      以下為采訪實錄:

      記者:

      劉總您之前提到養種豬就是要做“豬芯片”,中國現在種豬很多是靠進口的,必須解決種豬國產化的問題。這個比喻很形象,也能說明問題很嚴重。所以我想進一步問一下,現在我們進口的種豬一般都是大白豬、長白豬、杜洛克豬等等,這些豬是不是都被國外的種豬養殖公司壟斷,控制了我國種豬的來源?

      劉永好:

      我們新希望六和是做飼料的,養豬、養鴨也養雞,由于新冠疫情再加上非洲豬瘟這兩個疫情,導致了我們豬肉的生產大幅度減少,也導致我們豬肉價格上漲帶動了CPI的上漲。國家很重視,我們也非常關注,我們在積極進行防止新冠疫情和防止豬瘟,叫作“防兩瘟”,做了很多積極的工作。

      我們研究了一下,中國養豬業最核心的部分,我們認為就是豬的育種。我們國家是一個養豬量最大的國家,豬肉的消費也是全球之冠。但是我們很多原種豬是從國外進口的,其實中國好多省份好多地方都有一些本土豬,這些本土豬其實風味是不錯的,也比較適應中國當地的氣候情況,如果要養殖是很不錯的。

      但是由于我們研發投入不夠,育種做的不夠好,這些我們自己的土豬原種豬,往往用的飼料比較多,長的比較慢,而且肥肉多,瘦肉比較少,料肉比不高。

      所以說,現在大量的市場上用的這種叫做“三元雜交豬”,主要的原種是從國外引進的。

      這次疫情后,特別是當下錯綜復雜的國際情況就告訴我們,我們要爭取把中國的原種豬的育種自己解決,要爭取能夠我們自己培育出我們自己的種豬。因為國際形勢復雜以后,一旦渠道或者育種受到影響,我們占全球總量50%的豬肉消費怎么保證?這是關系全國老百姓民生的問題,所以這個事非常重。

      所以我就提出,我們新希望集團作為一個養豬的大企業,有責任有義務,在育種問題上下大功夫。實際上在10多年以前,我們就有了這樣的育種公司,包括我們的榮昌豬的育種,是我們來做的。另外還有“海波爾(Hypor)”,是一個全球排列前幾位的一種種豬,在我們四川的江油和山東的海陽建了豬場。另外,全球銷售最大的PIC原種豬,我們在陜西也有一個豬場。那么以它們為基礎,我們正在積極進行原種豬的繁育,我們希望把中國原有的土豬種豬的適應性、它們的口感,它們的繁殖率這些優勢,和國際品種長得快、瘦肉多這些優勢結合起來。我相信通過我們的堅持不懈的努力,我們能夠解決這個問題。

      記者:

      養豬產業鏈上現在除了種豬,還有別的環節是進口的嗎?

      劉永好:

      現在養豬環節里,種豬是一個關鍵環節,另外我們新希望是中國最大的飼料生產企業,今年銷售可能要增長超過2000萬噸。飼料的原料可能是玉米、大豆等等,大豆現在80%多是靠進口的,大豆是植物蛋白,一旦國際貿易出現影響的話,對我們的飼料影響也是蠻大的。所以我們解決的辦法,第一,廣泛開拓進口渠道;第二,國內也在積極增加大豆種植;第三,我們在研究一些新的技術,通過一些發酵的方式,使我們蛋白需求得到一個新的滿足,在不影響肉類蛋白生產的同時,減少對進口的依賴。

      記者:

      你好劉總,您之前提到,現在養豬要加快數字化轉型,您覺得智能化養豬會帶來哪些改變?以及這種方式是不是會推高豬肉成本?

      劉永好:

      非洲豬瘟使我們的養豬格局發生了深刻的變化。我們中國傳統是家家都養豬,小規模多農戶,這有很多好處,但是現在非洲豬瘟,使我們家家都養豬這種小規模的方式出現問題,就是隔離做得不夠好,因為我們農戶間隔都比較近。所以在這種新格局下,我們養豬在沒有防治非洲豬瘟疫苗、沒有的特效藥的情況下,一定是要加強隔離措施,這就導致了我們必須相對集中、有隔離地防范疫情。

      非洲豬瘟的影響大了以后,國家也在鼓勵企業做投資,我們要用一種新的技術來養,不但要養的多,而且要養的好。怎么樣才養的好呢?第一,適度規模化,第二,盡量減少人的干預,防止人類帶進一些細菌病毒等等;第三,用一些數字化、智能化的手段,來提高我們的養殖效率,降低成本。而現在中國在數字化、智能化、物聯網化正在迅猛的發展,所以我們新建的養豬場一定是數字化的,智能化的。

      具體講,我們在養豬過程中,對豬舍溫度的控制,提供空氣的新鮮度,含氧量的分析、供給飼料、水、溫度、濕度和二氧化碳的含量等等,都實行監測,通過數字化的手段,通過云上的手段進行全面的監控、管理和自動調節。這樣的話,就能極大減少人員的干預,極大提升我們的效率,所以說我們的叫做“5S”的豬場,就是說人員要減少很多、土地要少占很多、用水要少占很多,并且對病蟲害的防范要做到最好。現在這種電子化、數字化、智能化的手段,已經大規模用到了我們的養豬產業上。

      在這種格局下,我們新建的養豬場,自動化的程度非常高,從某種角度上講,可能比美國、歐洲這些先進國家的養豬業更好,因為他們大概是5年10年以前建的,那個時候數字化的能力跟現在不一樣,再加上他們的土地比我們多得多,他們可以不要那么節約,而我們必須更加節約,要省土地。所以說這次非洲豬瘟導致我們的養豬場進行一個革命,這個革命就是智能化的革命、數字化的革命、環境保護的革命和防病治病的新革命。

      記者:

      成本會提高嗎?

      劉永好:

      這樣成本是肯定要有提高,但是我們通過智能化、規模化的養殖,來想辦法來降低成本,一方面這些設備的使用肯定提高成本,但另一方面,我們通過擴大規模來降低成本,那么這兩邊就是一個賽跑了,我們希望節約成本這方面跑得快一些。

      記者:

      劉總您好,9月18日新希望發布公告表示,將投資18.26億元,新建三個生豬的養殖項目。實際上今年在多種情況下,很多公司都在減少投資,甚至是零投資,新希望為什么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加大投資呢?

      劉永好

      因為豬價還比較高;因為老百姓要實現豬肉的自由,還要有一段時間;因為國家希望我們盡快在豬的繁育,種豬的育種和智能化養豬這些方面有所創新,有所投入。

      所以盡管現在經濟不夠好,盡管很多企業都面臨這樣那樣的困難,但是我們覺得,我們新希望集團和新希望六和的上市公司把養豬作為第一要務,全力以赴去投資、去發展。我們不單這次公告了10多億的養豬投資,我們還會持續在養豬方面加大投資,我們養豬的目標非常堅定,我們想通過我們的投資行為,擴大我們養殖的規模,通過投資行為使我們養豬的能力得到提升。這個能力不止是規模的能力,還有技術的能力,防控的能力,智能化的能力,還有團隊進步成長的能力。當我們把這些能力提升了,那么我們就有可能使我們的養豬的成本降下來,就有可能滿足老百姓的豬肉自由,我覺得這是一個大的環節。

      記者:

      我想補充一個問題,就是做這么大的投資,有沒有一方面原因是您認為明年的市場可能會比較缺少豬肉,或者說有缺口?

      劉永好:

      今年豬肉缺口比較大,到現在豬價盡管有所下降,仍然是比較高的,比正常年份還高了一倍多,將近兩倍。那么我們希望通過這樣的投資,通過這樣的發展,在提高技術,提高整個養殖能力水準的情況下,逐步提升我們的養殖量,來滿足市場的需求。

      同時我們也希望通過我們的科研,通過人才的培養,通過一些新的品種的繁育等等措施,使養豬的成本能夠降下來,能夠不至于因為我們智能化手段的提升而增加成本,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考量。我們正在這方面在努力。

      記者:

      劉總您好,我們了解到新希望是在農業領域的一個非常核心的龍頭企業,它是如何通過供應鏈金融來幫助中小企業去融資的?

      劉永好:

      農村正在進行一個變革,向適度規模化和現代化的農業邁進,成為一個主要的發展的方向。而我們集團在農業現代化方向方面,是怎么做的呢?

      一方面,我們加大投資的力度,多養豬,多養雞,多建立產業鏈上下游的銜接,包括我們的屠宰肉食品加工、冷鏈、物流、中央廚房的建設等等。

      第二方面,在金融和資金上幫助更多的農民朋友。我們農民朋友把養豬、養雞、養鴨、養魚作為一個重要的生產方式,他們需要能夠得到支持。他們正在擴大養殖規模,既需要技術的支持,也需要金融的支持。

      但是歷史上,我們廣大的農民朋友養雞養豬是比較難得到銀行貸款支持的,很多銀行都說,他們需要有一個清晰明確的連續三年的財務報表,才能夠給你提供貸款,而我們廣大的農民朋友去養殖戶,他往往沒有規范的標準的財務報表。另外有些金融機構認為“家財萬貫,帶毛的不算”,你這些活的雞啊鴨啊,我搞不清楚,所以他們不愿意提供這樣的貸款。但是我們的農民朋友又非常希望能得到這樣的金融支持,來提升他們生產的能力,來多養豬多養雞。

      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新希望集團發揮我們的優勢。我們的優勢在于,第一,對農民、農業、養殖戶非常了解。第二,我們生產飼料,我們是中國最大的飼料生產企業,那么我們把飼料賣給農戶的同時,也向他們提供技術服務,同時提供一些金融的服務,我們成立金融科技公司,幫助他們做擔保,因為我們知道他們是會養得好的,他們是有能力的,他們是誠信的。并且我們知道他們到底養了多少雞,需要多少飼料,通過供應鏈的方式來幫助他們。于是我們又成立新希望的供應鏈金融公司,幫助我們供應鏈上下游的養殖戶買飼料、買豬苗、建豬圈,雞圈等等。。

      同時我們也成立了普惠金融科技公司,幫助銀行給農民貸款。為了減少銀行的風險,共同幫助農民朋友,我們成立了擔保公司。這幾年為我們廣大的產業鏈上的農民朋友,我們擔保了近400億。我覺得這些都支持了農業產業的發展。

      現在的農業需要產業鏈的支持,包括收購、加工、倉儲、屠宰食品體系的支持,包括技術服務的支持,金融產業的支持。我們提供種豬、雞苗、鴨苗,我們提供飼料,提供技術服務,讓他們能夠養殖得更好。我們也搞了若干數字化營銷和技術服務的手段,通過手機和智能終端來做這樣的服務,這方面正是我們數字化轉型的發展方向。所以說數字化的轉型,在我們農業領域已經開始大有作為。

      記者:

      這次海南成立自貿區,很多企業也都談了自己的看法,您覺得像新希望這樣的農業以及金融產業,在自貿區里面能夠尋找什么樣的機遇?同時自貿區要實現它自己的目標的話,還面臨哪些挑戰?

      劉永好:

      國家批準海南成立自貿港,我認為自貿港比自貿區的規模要大、更完善、政策更到位,從稅收,便利性,人員人才的流動等等方面帶來這樣的機會。所以這次我們中國企業家俱樂部到海南來,在這綠公司年會,同時也到這來了解海南自貿港的政策的情況,來研究和發現海南的投資機會。現在好多人都在海南找到了投資的機會。

      我們認為海南具有政策的優勢,又有綠色環保的優勢。拿我們的行業來講,我們是從事農業和食品領域的,而海南明顯有發展熱帶現代農業的優勢,這里的光熱和海洋資源是我們需要考量的。所以說,我們已經在海南投資建設60多萬頭肉豬的豬場,跟海南農墾公司合作來做現代化的養豬產業,同時我們的飼料廠在海南已經有好多個了。

      我們還在海南推行我們的環境保護工程。我們有一個上市公司叫做興源環境,是專門做環境保護的,我們把山水、林、田、湖、草以及環境的整治各方面結合,我們在海南有二三十億的項目和工程,我們把環保工程和現代化的熱帶農業、養殖業、飼料業、養豬業結合起來,同時還在海南探索海水深水養殖的新模式。

      總之,我們看好海南的政策,看好海南的區域優勢,看好海南的熱帶農業的資源和水產的條件。所以說,我們這次來不單單是來開綠公司年會,還希望在海南做一些投資,做一些發展,那也是很有挑戰的。

      中央已經批準海南作為自貿港,它有很多政策的優勢。怎么樣把這些政策優勢落地,變成海南獨特的競爭優勢?怎樣能夠動員更多企業在這投資,能夠成為國際上有影響的自由港或者說貿易港,從而帶動海南經濟的發展,從而服務全中國進一步的改革和發展?這些方面當然還有不少的挑戰,讓大家了解這些政策,推動政策的前行,并且通過實踐,讓我們這些在海南投資的企業的投資獲得價值,得到發展,我覺得這才是真真實實的落到實處。

      記者:

      我想補充一個小問題,剛才提到“豬自由”,咱們如何定義豬自由?

      劉永好:

      所謂“豬自由”,第一,就是我們老百姓能夠相對比較從容地吃到豬肉;第二,豬肉的價格能夠逐步恢復到疫情以前的水準。

      記者:

      您判斷何時能實現?

      劉永好:

      我相信明年下半年以后,隨著我們養豬產量不斷提升,價格會逐步回落到自然的預期,回到以前的價格水準,還需要一年兩年的時間。


    (審核編輯: 錢濤)

    我來說兩句(1人參與評論)
      加載更多
      丁香五月开心婷婷综合